親愛的簡報用戶,因近期疫情防控限制,暫停電話咨詢服務。如您需要人工服務,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觀察>  【話題】徐彤武 :中國民間社會組織“走出去”的問題之四:學會“站在世界看中國”

【話題】徐彤武 :中國民間社會組織“走出去”的問題之四:學會“站在世界看中國”

2019-11-08 13:47:07  來源:發展簡報  作者:徐彤武    點擊數量:1375

 

作者簡介:徐彤武
2019《中國社會組織報告》副主編
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中國社科院大學(研究生院)社會組織與公共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

 

 

 

 

導   語

 

歷經40年改革開放,中國民間社會組織的發展已經進入新時 期。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必須堅持實事求是,銳意開拓進取,果斷告別僵化思維和認識誤區,把中國特色 與國際社會關于民間社會組織的通行定義、普遍規則和最佳實踐經驗結合起來,譜寫中外民眾交往的新篇章。

 

 

中國民間社會組織“走出去”的現實目標應該是:在擁抱世界的同時謙虛地學習和傾聽,深化人民之間的相互理解,促進不同文明和文化之間的對話交流、互學互鑒。

 

 

“走出去”是一個綜合性的過程,它不僅是溝通民心的必由之路,也是國內社會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在國際舞臺上的“亮相”,更是中國“人的現代化”進程的必然發展階段,是中華文明及其價值觀精神面向全球的展現。只有真正實現了民心相通,形成超越各種分界線的持久民間友誼,各國人民才能同心協力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01
話題背景

 

 

在當代國際舞臺上,形形色色的民間社會組織作為一類非國家行為體 (non-state actor)日益壯大,在全球治理中發揮著顯著的作用。在我們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之時,當中國決心以更大力度敞開心扉,伸出雙臂,真誠擁抱全世界之際,國內關于民間社會組織要“走出去”參與全球治理的 呼聲越來越高,“走出去”成為一個時髦話題。不僅民間社會對此討論熱烈。實踐者眾,而且中國政府的相關部門和企業界也給予切實支持。

 

 

然而, 在這樣一派熱鬧之中,國內原先就存在的關于民間社會組織“走出去”的認識誤區、操作誤區乃至政策誤區有固化和擴散趨勢,這在改革開放“再出發”的當下愈發顯得“不合時宜”:這些誤區不僅沒有順應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大方向,更與全球化4.0時代國際社會對民間社會組織的普遍認同相悖,從而不可避免地對我國民間社會組織的對外交流乃至整個中外人文交流(people-to-people exchange)產生不利影響。

 

 

這些誤區涉及若干根本性的問題,是什么呢?
首先是主體定義:哪些組織屬于國際公認的民間社會組織?
其次是行為目的:為什么我國的民間社會組織一定要“走出去”?
而后是相關條件:要實現“走出去”,我國的民間社會組織應當具備或加強哪些條件?
最后是可持續性:如何才能讓中國民間社會組織的“走出去”不是一陣風,一股浪,能夠腳踏實地、行穩致遠?

 

 

從長遠的觀點看,如果國內各方無法就這些問題達成共識,我國民間社會組織的“走出去”就難以達到預期效果, 甚至存在有悖初衷的風險。
 

 

本文擬就上述問題提出初步看法,拋磚引玉,待各方不吝賜教。

 

 

本文發表于2019《中國社會組織報告》一書【思考爭鳴篇】中,原標題:《跳出誤區  擁抱世界——關于中國民間社會組織“走出去”的幾個問題》,版權歸出版社及原作者所有,中國發展簡報以此作為本周話題共饗讀者,分四期四個問題陸續刊登,希望業界同仁共議共享。

 

 

 


    

 

問題四 :“走出去”應站在世界看中國

 

中國民間社會是一個內涵豐富的集合體, 每個組織都有其事業范圍、 專長領域和機構特色,在策劃和實施 “走出去” 的時候,既應當根據具體情況選擇最適合自身優勢、 資源條件并能夠受到國外民眾理解與歡迎的方式,更應當有意識地緊扣時代脈搏, 突出重點。缺乏戰略重點、 回避重大爭議(如中國的國際作用和自身問題)和不涉及全球關切的重大議題的 “ 走出去”,恐怕無法產生對各國和國際組織精英人群的有效影響力;而過于機械化地解讀 “走出去”,則既不符合中國民間社會的現狀,也難以包容多姿多彩的 “走出去” 形式。

 

 

1、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重大議題的辯論

 

 

當代國際政治經濟形勢與大自然的風云變幻, 使全球治理面臨著空前艱巨的任務。在全球治理中, 和平與發展、 氣候變化、 全球衛生 (GlobalHealth) 是能夠直接影響地球上每一個人的重大戰略性議題。

 

 

中國民間社會組織在 “走出去” 的時候,必須增強使命感,充分利用既有條件(如珍惜已經獲得的聯合國經社理事會咨商地位),積極參與關系全球治理重大議題的各種多邊活動中, 努力提升自己的參與度、 貢獻度和國際主流傳媒曝光度。在近期, 至少應當設法做到不缺席有關全球治理重大議題的主要國際活動,也不能只派人到場但不發聲,或者發言 “打官腔”、質量不高(全球視野、 國家利益和專業能力的結合是評判發言質量的基本要求)。在開展民間外交方面, 總部設在北京的全球化智庫 (Center  for  China&Globalization ,  CCG)可謂成就斐然。

 

 

 

 

全球化智庫積極參與了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100周年的 “ 重頭戲” ———首屆巴黎和平論壇。這個論壇的宗旨是為全球治理方案提供有效支持, 通過創新全球治理實現世界和平、 推動多邊合作。全球化智庫提出的兩項倡議方案 (成立國際人才組織聯合會和國際電商聯盟D50) 從各國提交的近900個項目方案中脫穎而出, 躋身于主辦方認可的4 個中國方案之列。

 

 

該智庫主任王輝耀博士還與復旦大學副校長陳志敏教授一道入選16 人組成的論壇指導委員會 (Steering  Committee), 負責為巴黎和平論壇領導機構執行委員會的計劃和工作提供專業咨詢意見。2019年2 月15 ~17日,盛況空前的第55 屆慕尼黑安全會議 (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 ,  MSC) 在德國舉行。作為本次會議的非政府組織伙伴, 全球化智庫成為慕尼黑安全會議歷史上首家舉辦正式邊會(關于 “ 一帶一路” 與中歐合作的主題午餐會) 的中國社會智庫。

 

 

王輝耀博士應邀在大會主論壇上圍繞全球多邊貿易秩序和中美貿易摩擦等議題, 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 世界銀行代理行長格奧爾基耶娃 (Kristalina Georgieva )、 德國副總理兼財政部長肖爾茨(Olaf Scholz)、 美國國會參議院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主席約翰遜(Ron Johnson) 等嘉賓同臺發言, 闡明中方民間社會觀點,還參與了多場雙邊對話、 會見和研討活動。默克爾的黨內接班人、 德國基民盟新任主席卡倫鮑爾 (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 在會議酒店還約見了王輝耀博士和全球化智庫副主任兼秘書長苗綠博士, 雙方就中德關系的前景交換了意見。這些與中國代表缺席的某些國際場合的氛圍形成了鮮明對照。
 
 

 

氣候變化是21世紀關系人類文明生死存亡的頭等大事, 自2010 年起,在涉及氣候變化議題的許多重要國際場合, 來自中國的民間社會代表都沒有缺席和沉默,這是中國民間社會組織 “走出去” 中的一個突出成就。2018年12 月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 第24 次締約方大會 (COP24) 在波蘭卡托維茨舉行, 197個國家派出代表團出席, 這是 《巴黎協定》 簽署后最具里程碑意義的全球氣候變化會議。大會吸引了至少上千名來自各國民間社會組織的代表, 中國代表團的成員中也包括來自北京大學、 北京師范大學、山東大學等高等院校、 智庫和社會團體的專家。中國民間社會的代表為中方代表團的引領作用增色不少, 也讓各國代表一睹了中國民間社會的風采。

 


 

 

2、放下身段,虛心學習,“借船出海”

 

如何通過中外民間組織之間的合作伙伴關系在境外開展活動、 擴大影響,是今后中國民間社會組織 “走出去” 應當重點考慮的問題之一。一個不爭的事實是:總體而言, 中國民間社會組織的國際化程度還比較低, 在國際舞臺上還遠遠沒有爭取到像中國企業那樣的地位和影響力,也沒有建造出諸如 “布萊克”(BRAC)那樣一艘基于本土的國際非政府組織的“航空母艦”。

 

 

所以,放下身段,虛心學習,通過合作伙伴關系 “ 借船出海”、 “攜手出海” 不失為明智之舉。

 

 

國內一些組織同美譽度較高的國際非政府組織合作已經取得令人欣喜的進展。例如:中國扶貧基金會自2005年開始就同 “國際美慈組織” (Mercy Corps)建立了合作關系,在此過程中學習借鑒了先進的國際民間救援理念與方法②。雙方在2015 年尼泊爾“4 25大地震” 后的應急救援卓有成效,為中國其他參與救援的民間社會組織樹立了榜樣。在中英全球衛生支持項目(GHSP) 的資助下, 復旦大學成為中國首家與 “瑪麗斯特普國際組織” (Marie Stopes International, MSI)深度開展三方合作的高等院校,在埃塞俄比亞和緬甸的試點地區同各個利益相關方(包括試點國家民間社會和中國昆明醫科大學) 一起運用中國經驗開展婦幼健康干預。兩個試點項目的成績受到當地民眾和衛生部門的充分肯定, 為國內民間社會組織參與中國的海外衛生發展援助積累了寶貴經驗。

 

 

 

3、“走出去”的途徑已呈現多樣化

 

“走出去” 是一種形象說法,并無一定之規。有些組織一提 “ 走出去”就馬上聯想到要在境外設立辦事處、為當地民眾提供公益慈善服務, 或者在境外舉辦實體性交流機構,這種很容易導致 “ 勞民傷財” 后果的慣性思維應當破除。實踐表明, “走出去” 的途徑和方式可以也應當是多姿多彩的。2018年11月上旬,中國醫院協會派團赴華盛頓參加第三輪 “中美健康二軌對話”,與美國醫院協會洽商相關議題,這是比較典型的一種 “ 走出去”。
 
 

 

而下面這些無疑也都是中國民間社會組織 “走出去” 的實例:中國足球協會選派20 多名女足教練到馬德里西甲足球俱樂部受訓;廣西北部灣書畫院和廣西民族大學與越南方面聯合舉辦中越民族文化交流藝術作品展;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首次進駐埃及盧克索參與考古;中國國家京劇院應意大利艾米利亞羅馬涅劇院基金會邀請在切塞納上演 《 白蛇傳》;福建農林大學菌草研究所團隊在萊索托培養菌草技術人才;中國醫藥創新促進會組團出席在舊金山舉辦的第37 屆摩根健康產業大會(J P Morgan Health care Conference);浙江金華職業技術學院的老師在盧旺達穆桑澤職業技術學校培訓師資,等等。

 

還有一些 “ 走出去” 比較獨特,比如, 清華大學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過勇當選國際反腐敗學院理事會成員;中國紅十字總會領導的中華骨髓庫的累計庫容截至2018 年12月31 日超過265 萬人份, 是世界第四大、 華人群體第一大骨髓庫, 迄今已經向境外28個國家和地區罹患血液疾病的患者捐獻造血干細胞312 例;中國鄭和研究會等組織與馬來西亞鄭和多元文化信托基金、 馬來西亞中國總商會共同籌建 “國際鄭和協會”等等。

 

 


 

結   語
 
 
 

改革開放40 年間, 中國創造了自英國工業革命以來人類社會發展史上的奇跡。若概括性地解釋其原因, 那就是從上到下都努力做到實事求是。今天,中國已經站在一個全新歷史起點上,面對的是世界 “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若不能全面地看待自己,清醒地認識國情,冷靜而深入地觀察和了解外部世界,中國民間社會就無法健康成長。在群體定位、 “走出去” 的目標設定和怎樣 “走出去” 這三個基本方面,必須進一步解放思想,實事求是,以 “治世不一道,便國不法古” 的精神,果斷跳出既有誤區。不僅要 “ 胸懷祖國,放眼世界”,更需要學會 “站在世界看中國”。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中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 “說到底是中國人民篳路藍縷、千辛萬苦干出來的。中華民族自古以勤勞智慧著稱于世,人民之中蘊藏無窮無盡的力量。” 因此,必須 “破除各種不合理的制度障礙和限制”,放手讓人民的創新活力競相并發。這是中央對各級政府的總體要求,在社會治理和民間外交領域, 這一要求應該轉化為更有利于中國民間社會組織 “走出去” 的制度環境。

 

 

說到底, “ 走出去”不僅是溝通民心的必由之路,也是國家治理水平在國際舞臺上的 “ 亮相”,更是中國 “人的現代化” 進程的必然發展,是中華文明及其價值觀精神的全球展示。

 

 

中國的各種民間社會組織, 在走出國境的時候, 都應當切記要“少一點傲慢和偏見、多一些尊重和包容,擁抱世界的豐富多樣,努力做到求同存異、取長補短,謀求和諧共處、合作共贏。”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構建起人類命運共同體。

 

 

( end)

 

來源:2019《中國社會組織報告》
作者:徐彤武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熱門專題

科學公益
對話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时时彩缩水工具 nba比分推存 奔驰宝马游戏 北京11选5 南通棋牌50元提现 农场种蔬菜赚钱中文版 辽宁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888棋牌网址导航 刀塔本子任务赚钱 真人龙虎斗程序 开心棋牌正版大厅 博猫娱乐群 22选5 皇冠走地足球即时指数 twiter是怎么赚钱的 后二直选28注稳赚 内蒙古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