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簡報用戶,因近期疫情防控限制,暫停電話咨詢服務。如您需要人工服務,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觀察>  【社會創新人物系列四】檢測多款10萬+爆款口紅后,一名環境學博士決定找電商談談

【社會創新人物系列四】檢測多款10萬+爆款口紅后,一名環境學博士決定找電商談談

2019-11-13 11:18:23  來源:世界說  作者: 小世兒     點擊數量:1214

 

 

編者按

 

買到劣質產品,痛斥不良商家,投訴、差評……類似的事件每天都在發生。又是一年剁手季,摩拳擦掌的你是否察覺到繽紛購物頁背后的危機四伏?姑娘們的口紅、孩子們的小黃鴨,還沒上桌的梭子蟹……它們都可能有“毒”—— 超標的有毒化學物質。

 

從超一線城市到四五線“下沉市場”,隨各大電商平臺的滲透,這些“毒”也流遍全國。《社會創新人物系列》第四個故事,我們關注民間環保組織“無毒先鋒”創始人毛達,看看這位75后環境史博士,如何通過撬動電商平臺,為中國消費者和更多地球上珍貴的生命“去毒”。

 

一身白大褂,一頭愛因斯坦式灰白卷曲假發,裝模作樣戴起護目鏡,一手拿口紅樣品,一手拿x射線熒光分析儀。“大家好,我是‘無毒先鋒’的毛博士......”話沒說完,他又笑了場,累計第七次NG,次次栽在開場白上。

 

 

一間借來的化學實驗室,桌上排開試管架和從各大電商上買來的銷量十萬以上的爆款口紅。這是民間環保組織“無毒先鋒”的創始人兼學術主任毛達,正在拍攝一則短視頻。

 

 

掌鏡的紀錄片編導和圍觀群眾紛紛給毛達出主意:開場白,要么義憤填膺,要么充滿活力,要么“萌萌噠”,要么惡搞,總之不能是毛達現在這樣——完全沒有語氣起伏。

 

 

“行,你讓我再想想,”毛達苦笑,閉上了眼睛想臺詞。“這么緊張?”編導試圖安撫,“不是,我真的不知道(開場白)該說啥。”

 

● 閉眼想開場白的“毛博士” / 謝雯雯

 

為了更貼近年輕群體,毛達決定借力時下人氣頗高的短視頻平臺。“人設”也得有趣些才可能吸引年輕人目光,以上“科學怪人”的裝扮,便是他和團隊商討后的創意。

 

這位生于75后的環境史博士,面對新時代的傳播工具,卻著實犯了難。

 

“檢測結果顯示,這款口紅的鉛含量12000ppm,超出國家標準1199倍;鉻含量是1800ppm,超出國家標準……而這款口紅在電商平臺中強調自己‘天然’、‘無毒可吃’、‘孕婦可用’。”

 

“超1000倍的毒口紅實際上就在吃鉛。”

 

磕磕絆絆過了開場白的坎兒,毛達終于能松一口氣,解釋重金屬化學專有名詞難不倒,國家標準也爛熟于心。為了最終不到五分鐘的素材,毛達特地從北京大東邊奔波到大西邊。

 

剛剛踏入“四十不惑”年紀的他,如今有了新的困惑——如何學會表演。或者說,毛達更迫切想知道的是,如何才能讓自己的“驗毒”視頻在短視頻平臺上成為“爆款”。

 

 

成為“中國產品驗毒師”,死磕“隱形污染”

 

 

換下科學怪人裝扮,毛達恢復了平常云淡風輕本色。一身素色棉質衣服、踏一雙運動鞋,戴著普通近視眼鏡,手拿一個飽經滄桑表面凹凸不平的保溫杯。

 

75后博士卻有一顆想做“爆款”的心。毛達希望,通過他的短視頻,通過替普通消費者充當“中國產品驗毒師”,能有更多人知道“隱形污染”的存在。

 

 

毛達說,大家目前熱衷談論的水污染、空氣污染、土壤污染,其實談的是承擔污染的環境媒介。有一種污染,已經悄然跨越了媒介。

 

 

“一種有毒化學品,可能今天在水里,明天在空氣里,后天進入土壤,然后到人們的食物里。” 鉛、汞、鎘、二噁英、鄰苯二甲酸酯......有毒化學物質埋伏在我們生活的各個角落。

 

● 毛達在“二噁英實驗室” / 受訪者提供

 

 

口紅中鉛過量將危害智力,危害孕婦肚中胎兒大腦發育。芭比娃娃、小黃鴨玩具中的鄰苯二甲酸酯等增塑劑對肝腎有毒,過量會引起兒童性早熟。梭子蟹里鎘過量,將導致腎結石、骨質疏松和骨骼萎縮。

 

 

國內外也有更多的學者和科學家試圖讓身邊的有毒化學物質的危害更加“顯性化”、“貨幣化”。例如,北京大學環科與工程院劉建國課題組2019年1月研究指出,2010年,中國由于鄰苯二甲酸酯類化學品(增塑劑)暴露,導致直接社會經濟損失約達572億元,以男性不育疾病負擔最嚴重。

 

 

但目前,除了少數“鎘大米”、“癌癥村”、兒童血鉛等大規模事件,很少有人注意到這些近在身邊的有毒化學品,更沒有成體系的數據記錄它們,其中的很多,甚至尚未被國家認證為“有毒”。

 

 

面對“隱了形”的化學品污染,毛達卻不打算坐視不管。他想做的,是為中國“去毒”。2017年,毛達創立“無毒先鋒”,希望能夠讓有毒化學品成為環保工作的一個重點領域,從源頭上對化學品進行管制。

 

● 有毒“鎘大米”的出現到底是誰的錯?/ 視覺中國

 

 

畢竟,現在市面上的產品測評和“驗毒”都只是權宜之計,要求每位消費者都成為“產品驗毒師”來規避危害,并不現實。

 

 

危害健康的有毒產品,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被生產和售賣。

 

 

污染隨電商一同“下沉”

 

 

不過,管也要有策略地管。有毒產品是個龐大的體系,從生產端到消費端鏈條特別長,其中充斥著資本、法律、社會的博弈。“無毒先鋒”需要找到一個支點,來撬動體系的改變。

 

毛達和團隊想到了電商平臺。

 

電商處于連接下游消費者和上游生產、供應商的中間環節,如果能推動電商有意識、有機制地不再接收和售賣有毒產品,上下游都將感受到“信號”。

 

 

極光大數據《2018年電商行業研究報告》顯示,電商用戶家庭每月在電商上的花費占家庭總支出的21.9%,中國頭部電商中前九名電商的月活用戶(MAU)已超億人大關。16-35歲人群為電商的主力用戶,占比達85.1%,其中16至25歲人群占比近四成。

 

 

電商已經成為中國家庭日常消費的重要渠道。從超一線城市到四五線“下沉市場”,隨著各大電商平臺滲透全國,隱形污染也跟隨流遍全國。年輕人是電商使用主力,也因此最有可能成為受害的人群。

 

● 《電子商務法》經人大委員會會議通過 / 中國人大網

 

 

2018年8月,中國首部界定電商平臺經營者法律地位、權利、義務與責任的《電子商務法》正式出臺。其中,消費者安全保障方面,電商平臺對關乎消費者“生命健康”的產品與服務的審核義務,從三審稿時的“連帶責任”、到四審時的“補充責任”,再到最終變成了折中、模糊的“相應的責任”。

 

 

法文字眼的細微修改,背后藏著電商平臺、社會公眾、法院等各方利益主體間的廝殺博弈。

 

 

在法律上的責任界定仍較為謹慎的情況下,“無毒先鋒”希望通過日常的科普和倡導,加強電商作為平臺經營者的責任承擔。

 

 

艱難推進:電商是敵人嗎?

 

 

“第一次見面,氣氛有些緊張。” 毛達回憶起與中國某超大型電商平臺公關初次見面的場景,對方似乎懷疑他是競爭對手找來的“打手”,“明明那家平臺這種問題也很多,我們為什么不報?”

 

 

那次,毛達無意間的檢測中發現這家電商上買的銷量超10萬的小黃鴨玩具“有毒”。

 

 

后來,毛達和團隊又從中國多家主流電商平臺上,大批量購買了一些大銷量日用產品,交到第三方機構“驗毒”,并整合各地市場監管局、消費者委員會的報告。

 

 

確實不單單是一家電商的問題。

 

 

22款送檢的寶寶洗澡時玩的小黃鴨,73%檢出增塑劑含量超標110~417倍。10款銷量10萬以上的口紅中,幾乎一半(4款)產品鉛含量超過國家最大允許限制的4.8至1199倍。他們送去“驗毒”的中秋節的月餅塑料托盤、萬圣節用的僵尸牙,還有梭子蟹、化妝品等產品,檢測結果都“有毒”。

 

● 送檢的電商小黃鴨樣品 / 中國綠發會

 

 

此外,“無毒先鋒”經統計發現,三大電商平臺上銷量排名前300款的小黃鴨,只有一半產品有3C認證信息發布。在其抽檢的5款擁有合規3C認證的塑膠玩具產品中,作為檢查指標之一的增塑劑依舊嚴重超標。

 

 

3C認證即“強制性產品認證”,要求對涉及人類、動植物健康安全、環境保護和公共安全的產品進行認證。這一認證制度從2009年9月已開始實施,原以為能保障消費者健康,卻在此時幾乎形同虛設。

 

 

發現問題嚴重性,毛達和同事們開始找客服、打監督投訴電話,嘗試一切可能渠道聯系電商平臺,還向毒小黃鴨廠家所在地的市場監管部門舉報。

 

 

結果呢?起初,他們連電商公關的面兒都見不著,從監管部門也沒收到理想反饋:商戶已提供3C認證信息,不予立案。

 

 

“無毒先鋒”只好根據檢測結果,聯合中國綠發會發布了一份化學品安全調查報告。因為投放了電商廣告,大部分媒體甚至不愿意報道此事。一家主流媒體主動找到毛達,結果是發稿當天就被撤了稿。

 

 

直到幾家網絡媒體開始以“有毒!”、“危害兒童生殖系統”、“導致兒童性早熟”等醒目、刺眼的標題報道,深圳一家電視臺跟進,電商公關才露面,主動聯系了毛達。

 

● 深圳財經生活頻道關于電商“毒小黃鴨”問題的報道 / 電視臺報道截圖

 

 

后續接觸的幾家電商中的一家派來了品控部門,“他們做得比較好,沒把這當成公關事件。”

 

 

毛達認為,這遠遠不應該只是公關部門的事情。電商也并非他們想要打擊的“敵人”。

 

 

除下架有毒產品、自查等訴求外,現階段,毛達想做的,是推動電商平臺在三年內建立起一套監管體系,真正做到有意識、有機制地向有毒產品說“不”,讓毒小黃鴨再也不能“游”進中國孩子的澡盆。

 

 

不過,目前的結果看起來并不理想。各大電商給予“無毒先鋒”的反饋斷斷續續,能夠回應的也基本停留在“下架”階段。

 

 

“看不慣專家說假話”

 

 

很多人不會想到,毛達本科讀的是跟環保基本不沾邊的工商管理專業。他甚至坦言,研究生轉向環境學,基本是機緣巧合加上個人選擇。當時,因為“想出國讀書”,毛達在發展學和環境學之間,選擇了看起來沒那么“虛”的后者。

 

 

2004年,澳洲環境學碩士畢業回國的毛達正式投入環保事業。

 

 

2007年前往北師大進修環境史博士期間,他把北京大部分垃圾處理設施,分類回收的、填埋的、焚燒的跑了個遍。

 

 

他曾目睹垃圾焚燒廠旁村民在污水和臭氣中無法搬家的絕望生存狀態,曾用照片和文字記錄城市周邊的污染亂象。2011年,他為居住在垃圾焚燒廠邊的普通家庭出庭舉證——他們剛出生的兒子被診斷為腦癱。

 

 

證明環境損害與受害者健康損害之間的因果關系向來是環境訴訟案中的難題,法院認為此案中的因果關系舉證不足,案件以原告敗訴告終。

 

● 毛達在河北一處民間垃圾回收點 / 受訪者提供

 

 

二審敗訴后,毛達曾向《京華時報》采訪者透露,他并不后悔。“拿自己的知識去觸碰現實問題,可能是最好的學術研究,這樣才可能逼迫學者進行更深的思考,也挑戰著學者的良知和真正的學術突破能力。”

 

 

 “如果讓我說實話,我是最看不慣專家說假話”。同樣作為“垃圾專家”的毛達這樣直白解釋自己堅持的動力。

 

 

“(垃圾混合焚燒產生的)二噁英是世界一級致癌物,世界衛生組織都定調了,而且把理由說得很充分,他們非說證據不足!”

 

 

他覺得,人生在世不能只相信“強因果”,很多事情也好,污染也好,不能因為現階段證明不了因果關系就當不存在、不重要。

 

 

作為一個孩子的父親,他不希望自己孩子以后只能在繪本里看到溫順可愛的“阿呆鳥(信天翁)”。他相信,天空、海洋、土地的環境都是有限的,生存在地球上的人類不能無節制的生產、消耗和污染。

 

● 毛達與兒子讀的《11只貓開餅店》繪本中的“阿呆鳥” / 受訪者提供

 

 

踏上新征程!

 

 

2011年,毛達聯合伙伴共同發起“零廢棄聯盟”,搭起一個公益組織、環保人士的合作平臺和行動網絡,目前集結了超過100個個人和團體成員來推動中國的垃圾分類管理、循環經濟事業。

 

 

2017年,在毛達和他的同道們不懈努力多年以后,國家發布了《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他很振奮,自己和伙伴們奮斗十余年的垃圾分類管理議題,終于獲得了更實質的國家政策支持,也有更多政府、市場資金注入。

 

 

“零廢棄聯盟目前運作比較成熟,我可以暫時往后撤一撤了,但化學品方面很新,還沒什么人做。”

 

 

毛達選擇再做一次開拓者。

 

 

在早年死磕垃圾處理,與說假話、片面話專家爭辯的時候,毛達便關注到了垃圾焚燒產生的二噁英等高毒污染。他發現,這些有毒化學品,正在以一種更隱蔽、更慢性的方式危害地球生命。

 

 

轉攻有毒化學品的他,現階段更多時候是被“無視”的。“無毒先鋒”未掀起巨大波瀾,也尚無法言說何種顯著成就。

 

 

毛達定下的所謂核心策略處處碰壁,各大電商平臺“商業大戰”愈演愈烈,要推動他們花時間和成本,自己建起短時間內無法帶來“競爭力”的監管機制,并非易事。

 

 

想要借助新時代傳播工具進行公眾倡導的他,也還未能成功參透年輕人的心思。心心念念的“爆款”,還沒有到來。

 

● 毛達解釋電商爆款口紅中所含的化學物質危害 / 謝雯雯

 

 

在某流行短視頻平臺,“無毒先鋒”目前的粉絲數只有略顯單薄的300余人,最火的一則作品僅獲得10條評論。

 

 

每年緊貼“雙十一”所做的倡導、為大家整理的“雷品清單”,也在雙十一前夜瘋狂的鼠標點擊聲和倡導推文寥寥閱讀數的反差下,顯得有些徒勞和悲壯。

 

 

科技裹挾著時代不斷向前發展,新事物不斷涌現,傳播工具、政策風向可能繼續變化,本該“四十不惑”的毛達,未來大概率還會因為自己的選擇,而經歷更多無措和笨拙。

 

 

不過,通讀環境史,又曾在垃圾議題鏖戰中迎來過“曙光”的毛達,早已摩拳擦掌,做好了又一次長期戰斗的心理準備。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时时彩缩水工具 足球赔率即时赔率 胜分差 澳洲幸运5 江西快三 股票指数基金怎么买 新浪体育手机新浪网 江苏快三 今日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每日股票推荐网 期货之家门户 理财靠谱的 什么会影响股票涨跌 福州股票配资翻翻配资最好a 极速飞艇 九五配资 渝三峡股票千股千评